從0到13.9%——中國創新藥有能力惠及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

“六七年前,幾乎沒有聽説過中國生物制藥的創新藥;到現在,我們在研産品數量上對全球的貢獻率已經達到%。 我想,中國的創新藥以它的效率、療效和成本優勢,能夠讓世界上很多國家的患者受益。 ”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副會長、百濟神州總裁吳曉濱博士在本屆服貿會上接受記者採訪時大聲發聲。

吳曉濱説,過去中國患者在接受癌症或罕見病的治療時,主要依賴國際大型公司提供的創新藥,價格高昂,不少患者因為無法長期負擔而耽誤治療。 現在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患者,正面臨與過去中國患者相似的困境。 這幾年,中國開始創新藥的自主研制並初見成效,而價格上,國産創新藥只有國際大公司創新藥的1/4乃至1/20。 醫藥無國界,國産創新藥能夠惠及中國人民,相信也一定能夠惠及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人民。

本屆服貿會,百濟神州帶來了3款自主研發産品:百悅澤、百澤安、百匯澤。 開展伊始,展臺就迎來了驚喜——9月3日一早,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來到服貿會健康衛生服務專題展區,作為第一批觀眾,參觀了百濟神州展臺。

“凡是在中國創新藥崛起的領域,老百姓就不會再出現為了看病砸鍋賣鐵、賣房子的事情了。

”吳曉濱表示,過去中國創新藥行業處于幹渴狀態,2015年始,一批畢業于國外頂尖名校、具有醫藥行業從業經驗的海歸科學家及海外人才回國,為國産創新藥賦能,同時大量資本涌入,也有人認為行業出現了所謂的“泡沫”,但産生泡沫不一定是壞事。 如PD-1(一種免疫治療藥物)腫瘤療法,吳曉濱認為,PD-1的出現掀起了一場革命,讓癌症病人有藥可醫。 “但中國的病人群體很大,靠幾家制藥公司遠遠滿足不了病人的需求。 如果中國需要5家、10家,那麼世界一定需要50家。

當中國的PD-1企業滿足了中國市場需求,一定會外溢至國際市場,走向多元化、國際化,為全球居民健康服務。

”“中國的優勢在于群眾基礎,中國生物制藥行業不靠點狀創新,而是靠大規模創新取勝。

這像打乒乓球,幾億人在打乒乓球,所以不管哪天冠軍生病了,無論派第2名還是第20名後補上場,最後冠軍還是中國的。 中國將來一定會出現係統性創新,這是其他任何國家都無法復制的。 ”吳曉濱認為,在10年內,中國藥企擠進世界前10名將是大概率事件,“我們非常希望百濟神州是其中之一。 要做到這一點,首先要建立自己的能力,包括臨床試驗能力、研發能力、生産能力、商業化能力。 ”。